当前位置1:首页 » 优秀裁判文书 » 民事文书 » 正文

(2013)锡法港民初字第0027号原告洪某与被告张某、郑某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3-10-28 [ ] 浏览次数: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锡法港民初字第0027

 

原告洪存根。

委托代理人黄叙丰、戴济平,无锡市锡山区港下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张国平。

被告郑英。

委托代理人许坤华,无锡市滨湖区金剑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洪存根与被告张国平、郑英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1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赵玲洁适用简易程序于201341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洪存根之委托代理人戴济平、黄叙丰、被告郑英及其委托代理人许坤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张国平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洪存根诉称:20117179许,张国平受郑英雇请驾驶电瓶三轮车为郑英装运缝纫机设备,沿锡山区东港镇港陈线由南往北行驶至陈墅村五金电器水暖配件店路段时,所驾车辆与其在路上行走时碰撞,车上所载缝纫机倒地砸在其身上,致使其受伤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公安交警部门认定,张国平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又因张国平所载缝纫机系郑英所有,张国平系受雇于郑英,且郑英明知张国平无货运资质,仍予以雇请,又未在张国平装运缝纫机时进行指导及帮助绑紧缝纫机,故郑英对事故的发生有过错,应当与张国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故其诉至本院,要求张国平赔偿其各项损失如下:医疗费39819.0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30元、营养费1350元、护理费6000元、残疾赔偿金44515.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交通费200元,以上合计107514.54元,要求郑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张国平未作答辩。

被告郑英辩称:其与张国平之间是承揽关系,且搬运过程中在场人曾要求张国平绑紧货,但张国平不听劝告,故其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要求驳回洪存根对其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1717日早上,张国平与郑英(系锡山区佳偶服装厂业主)达成口头协议,由张国平通知了另外3人一起按照郑英要求为郑英搬运缝纫机等机器设备至新厂中,完成后报酬为500元。当天上午9时许,在最后一趟搬运途中,张国平驾驶安装动力装置的电瓶三轮车,沿锡山区东港镇港陈线由南往北行驶至陈墅村五金电器水暖配件店前路段,所驾车辆碰撞路边行人洪存根后车上所载缝纫机倒地砸在洪存根身上,造成洪存根受伤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公安交警部门认定,张国平驾驶安装动力装置的三轮车上道路行驶,碰撞路边行人,其违法行为是造成事故的直接原因,张国平负事故的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后,洪存根即被送至无锡市锡山区东港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左股骨粗隆间骨折,行左股骨头置换术,至同年816出院,共住院30天,用去医疗费37070.32元,其中张国平垫付10000元。根据洪存根的申请,本院依法委托司法鉴定,20121013,无锡中诚司法鉴定所作出锡诚[2012]临鉴字第2442号鉴定意见书,认定洪存根左人工股骨头置换评定为八级伤残,护理期为120天,营养期为90天为宜。

另查明,张国平从事个体开三轮车工作,未办理过机动车驾驶证。事故当天,在最后一趟搬运时,张国平因路途较短为贪省力而没有固定住缝纫机。

以上事实,由洪存根提供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出院记录、门诊病历、医疗费发票、用药清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谈话笔录、郑英提供的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及道路交通事故案卷、当事人陈述等在卷佐证。

经当事人确认,本院归纳争议焦点为:郑英是否需要承担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洪存根因本起事故受伤依法有权获得赔偿。关于洪存根主张的医疗费,其中2011972011911住院期间所用医疗费用系用于治疗尿路感染、高血压病、心律失常:房颤,与本起事故无关联性,应当予以扣除,经核算医疗费应为37070.32元;洪存根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天数计算有误,应当计算30天共计540元;洪存根主张的营养费1350元、护理费6000元、残疾赔偿金44515.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符合事实及相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洪存根主张的交通费200元与其伤情治疗需要基本相符,本院予以支持;故洪存根因本起事故共造成损失为104675.82元。针对争议焦点,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依法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故侵权人张国平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郑英作为定作人在选任承揽人上有过失,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理由如下:

一、郑英与张国平形成承揽关系。承揽关系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一定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民事法律关系。本案中,张国平按照郑英的要求,组织人力用自有的三轮车完成搬运机器设备至新厂的工作,约定报酬为500元。因此,张国平与郑英之间构成承揽关系。雇佣关系是雇员按照雇主的要求,利用雇主提供的条件,以自己的技能为雇主提供劳务,雇主向提供劳务的雇员支付劳动报酬的民事法律关系。本案中,张国平与郑英之间不存在人身依附关系,对如何完成工作享有自主权,且完成工作所需要的条件均由张国平自行组织提供,不符合雇佣关系的法律特征。对于洪存根主张张国平与郑英之间形成雇佣关系,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且未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故本院不予支持。

二、郑英在选任承揽人上有过失,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张国平驾驶安装动力装置的三轮车上道路行驶碰撞洪存根是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郑英选择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资格证的张国平驾驶安装动力装置的三轮车为其搬运设备,在选任承揽人上有过失,故郑英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院酌定由郑英承担10%的赔偿责任,由张国平承担90%的赔偿责任。洪存根认为郑英负有主动固定缝纫机设备的义务并应与张国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应由郑英赔偿洪存根10467.58元,由张国平赔偿洪存根94208.24元,扣除已支付的10000元,张国平还应赔偿洪存根84208.24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张国平应赔偿洪存根94208.24元,扣除已支付的1万元,还应赔偿洪存根84208.24元,该款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二、郑英应赔偿洪存根10467.58元,该款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三、驳回洪存根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00元,减半收取500元,鉴定费2000元,合计2500元,由张国平负担2250元,由郑英负担250元。洪存根同意其预交的诉讼费用由张国平、郑英向其直接支付,本院不再退还,由张国平、郑英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洪存根直接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1000元,中院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无锡城中支行,账号:1103020129200024805

 

 

代理审判员  赵玲洁

 

 

     0一三年四月十九日

 

                                                                刘燕妮


 

本案援引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二百五十一条  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
    
承揽包括加工、定作、修理、复制、测试、检验等工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条  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第十七条  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十八条  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权,不得让与或者继承。但赔偿义务人已经以书面方式承诺给予金钱赔偿,或者赔偿权利人已经向人民法院起诉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  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制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制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