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首页 » 优秀裁判文书 » 商事文书 » 正文

(2012)锡法北商初字第0183号原告戴某与被告田某、马某、张某追偿权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3-10-28 [ ] 浏览次数: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

 

 

2012)锡法北商初字第0183

 

原告戴建君,男。

委托代理人金洪良,江苏智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田大柱,男。

委托代理人陆耀忠、周珩,江苏金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马卫恒,男。

委托代理人陆耀忠、周珩,江苏金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国好,男。

被告徐政治,男。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许昌市分公司,住所地河南省许昌市议台路19号。

负责人赵国志。

委托代理人张静华,无锡市新区长江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戴建君与被告田大柱、马卫恒、张国好追偿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57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杜一适用简易程序,于2012530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1016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此后,本院依当事人之申请,追加徐政治、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许昌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为被告,并因工作原因,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331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戴建君及其委托代理人金洪良,被告田大柱及其与马卫恒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陆耀忠、周珩(参加第三次庭审),被告张国好、徐政治(参加第三次庭审)、保险公司委托代理人张静华(参加第三次庭审)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戴建君诉称:2012326日下午1330许,马卫恒驾驶田大柱的挖掘机在挖掘土方时,碰刮前方等待装土的所有人为张国好的变型拖拉机(该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变型拖拉机随即发动并前行,发生现场人员王国峰因挤压致死的事件。戴建君作为雇主与死者亲属达成赔偿协议,戴建君根据协议约定赔付死者亲属各项损失合计657320.35元。现戴建君行驶追偿权,要求各被告根据过错责任分担赔偿责任,各被告之间互负连带责任。

被告田大柱、马卫恒共同辩称:戴建君原告主体资格不适格,戴建君与王国峰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王国峰系在市政工程施工过程中意外死亡,属于工伤事故。田大柱、马卫恒系受徐政治雇佣参与了工程施工,且施工工程中没有任何过错,王国峰死亡与田大柱、马卫恒的行为无关联性。王国峰死亡事件纯属意外,至今无任何相关部门将此定性为责任事故。综上,要求驳回戴建君的诉讼请求。

被告张国好辩称:张国好因徐政治通知进行无偿帮忙,施工期间,张国好将变型拖拉机熄火停在挖掘机前方等待装土,并为防止变型拖拉机溜坡而挂入一档。因马卫恒操作挖掘机挖土时,挖掘机碰撞变型拖拉机,导致变型拖拉机突然启动并前行,王国峰去查看时被挤压在变型拖拉机及房屋墙壁之间,并因此死亡。张国好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徐政治辩称:徐政治不应作为被告承担责任,徐政治系戴建君雇佣的职员,负责现场人员管理。施工期间,因张国好的变型拖拉机影响挖掘机工作,徐政治将变型拖拉机驶前数米后,将变型拖拉机熄火并同样挂入一档。此后,徐政治离开现场,事后徐政治得知发生王国峰因挤压致死的事件。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本案所涉事故系安全事故,应由生产单位和雇主赔偿,不应由保险公司及被保险人即张国好赔偿,故本案不涉及追偿。王国峰死亡事故并非属道路交通事故,根据交强险保险条款规定,保险公司仅在发生交通事故的情况下予以赔偿,戴建君未能提供交通事故认定书、亦未提供交警部门制作的任何相关材料,故保险公司不应就本案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本案其他当事人的陈述及现场勘验情况,张国好无任何过错。

经审理查明:戴建君承包无锡市锡山区东北塘街道锡通村大李巷污水整治工程,其分别雇用王国峰、徐政治。王国峰负责现场施工管理、徐政治负责人员及材料调度。徐政治又通知张国好、田大柱及马卫恒等人进行土方挖掘施工。2012326日下午,马卫恒驾驶挖掘机挖掘土方;张国好则负责运输土方。因施工地段系弄堂,且弄堂南端为死胡同,故先有马卫恒将挖掘机驶入南侧,再由张国好将变型拖拉机停放在挖掘机前方北侧,以便于挖掘机将挖掘的土方装入变型拖拉机车厢。考虑到该弄堂地势呈一定的坡度(南低北高),张国好停车熄火,拉上手刹并挂入档位后,至施工现场数十米处逗留。施工期间,因变型拖拉机所停位置影响挖掘机挖掘,徐政治即将变型拖拉机驶前数米后,仍将车辆停车熄火,拉上手刹并挂入档位。后徐政治因故离开施工现场。此后,马卫恒操作挖掘机挖掘时,挖斗碰触变型拖拉机车厢,致使变型拖拉机发动并向前行驶。王国峰即攀爬变型拖拉机,结果被挤压在拖拉机与弄堂墙壁之间致死。

又查明:王国峰与赵金英系夫妻关系,双方生育女儿王秋洋、王萌。王国峰父母均已亡故。事故发生前,王国峰在苏州市暂住超过一年。王萌(19991218出生)于20069月起就读于苏州市杨枝小学。2012329经无锡市锡山区东北塘人民调解委员会协调,赵金英、王秋洋、王萌(以下简称赵金英一方)为申请人与戴建君为被申请人达成人民调解协议书,约定:戴建君赔偿赵金英一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住宿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及死者亲属处理丧葬事宜造成的误工损失,合计657320.35元;另由戴建君一次性补偿赵金英一方92679.65元;上述合计75万元。协议订立后,戴建君亦依约先后支付上述75万元。

再查明:马卫恒所驾挖掘机属田大柱所有,事故发生时,马卫恒无职业资格证,至2012410马卫恒取得职业资格证。张国好所驾变型拖拉机属张国好所有,该车在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张国好持有G型驾驶证、徐政治持有B2D型驾驶证。

诉讼期间,承办人员召集各方当事人进行现场模拟试验,由张国好将变型拖拉机熄火后,分别按下列三种情形操作:挂入一档、放下手刹、钥匙插在点火开关;挂入一档、放下手刹、拔下钥匙;挂入一档、拉上手刹、拔下钥匙;由挖机的挖斗放在变型拖拉机车厢内装载的泥土上往前推,变型拖拉机均能因外力而发动。针对此情况,审理中,张国好亦认可其一直知晓该车辆不经点火即能发动。

庭审中,戴建君、徐政治一致陈述,涉及变型拖拉机及挖机的报酬均由戴建君支付;变型拖拉机报酬按每车结算,挖机报酬则按每小时工作结算。对此,田大柱认可其挖机报酬确系按每小时工作结算;同时田大柱陈述由其每月支付马卫恒报酬。张国好则认为其因徐政治通知而无偿帮忙,事发当天,其在锡山区安镇卸货后,驾驶车辆至锡山区东北塘锡通村大李巷施工地点;同时,张国好另陈述其以前亦由徐政治联系,在戴建君处运输,运费则根据运输距离远近计算。

上述事实,有分包协议、现场照片及示意图、人民调解协议书、转账凭证、收条、暂住证、常驻人口登记卡、克东县金城乡玉华村民委员会及克东县公安局金城派出所共同出具的证明、苏州市杨枝小学出具的证明、询问笔录、本院所作现场实验笔录、机动车行驶证、驾驶证、保险单、职业资格证及当事人的陈述在卷佐证,并经当庭质证。

本院认为:戴建君承包无锡市锡山区东北塘街道锡通村大李巷污水整治工程后,雇佣了王国峰与徐政治。后又将土方挖掘及运输业务分别交由田大柱与张国好完成,田大柱又雇佣了其时未取得职业资格证的马卫恒操作挖掘机,在施工过程中至王国峰死亡。戴建君作为雇主与死者法定继承人达成了赔偿协议,并已履行完毕。现戴建君依法行使追偿权,要求各被告按责进行赔偿,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根据诉辩双方意见,本案存在以下几个争议焦点:一、戴建君原告主体资格是否适格。二、戴建君追偿的各项损失是否合理。三、各被告具体应如何承担民事责任。关于争议焦点一,根据相关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本案中,王国峰受戴建君雇佣,戴建君则与田大柱、张国好分别构成合同关系。王国峰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雇佣关系以外的马卫恒、张国好分别实施的行为致死,赵金英一方作为其法定继承人请求雇主即戴建君承担赔偿责任。此后,戴建君亦根据人民调解协议之约定,履行了相应的赔偿责任。现戴建君作为权利人行使追偿权,符合上述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至于各被告辩称,王国峰死亡属工伤,并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关于争议焦点二,戴建君主张其赔偿赵金英一方的各项损失为:死亡赔偿金526820元、丧葬费20252.5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5034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死者亲属处理丧葬事宜造成的误工损失8000元、支出的交通费401.85元、住宿费1500元,合计657320.35元。本院经审核,认定其中的死者亲属处理丧葬事宜造成的误工损失应按37天计算,本院现酌定数额1050元合理;至于其余损失,则结合戴建君现提供的相关证据,均属合理,本院一并予以认定。故本院现认定戴建君赔偿赵金英一方的损失,其中650370.35元合理;超出部分数额,应视为扩大的损失,由戴建君自行负担。关于争议焦点三,根据法律规定,“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本案中,王国峰死亡地点位于锡山区东北塘街道锡通村大李巷弄堂内,该场所用于公众通行;张国好之车辆因外力发动并向前行驶,造成王国峰受挤压死亡;上述情形符合交通事故的特征。故保险公司应在承保张国好车辆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同时,鉴于本案中不能免除张国好的责任,且戴建君赔偿的损失均应纳入交强险责任限额分项下的死亡伤残赔偿限额范围内,故保险公司应承担11万元的赔偿责任。超过此限额的数额540370.35元,则应视为超过交强险责任限额的损失,因马卫恒未取得职业资格证且操作挖掘机不当,造成挖掘机碰触变型拖拉机导致变型拖拉机发动、前行;张国好明知其变型拖拉机的特性(亦即该车辆即使停车、熄火,但如遇足够外力作用仍会发动),且在后侧有挖掘机挖掘施工的情况下,仍远离其足以控制该车辆的范围。二人分别实施的上述行为,最终结合导致事件发生,均存在一定过错。鉴于马卫恒又受田大柱雇佣,本院现酌定分别由张国好承担15%81055.55元、田大柱承担35%189129.61元的民事责任为妥。剩余损失,鉴于事件发生时,王国峰在变型拖拉机突然发动、前行的情况下,采取不当措施,攀爬变型拖拉机而造成损害结果。戴建君无论是作为王国峰的雇主,还是作为该工程的承包人,对现场施工人员及车辆疏于管理,均需承担责任。关于徐政治是否需承担民事责任,其虽在施工期间驾驶过变型拖拉机,但该行为系为了保证施工正常进行,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且其亦受雇于戴建君,故徐政治在本案中无需承担民事责任。张国好辩称其与戴建君系帮工关系,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至于戴建君要求各被告之间互负连带责任,亦无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戴建君11万元(上述款项可汇至本院代转。款汇: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东北塘人民法庭,开户行:农行无锡市东北塘支行,帐号:651901040001415)。

二、张国好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戴建君81055.55元(上述款项可汇至本院代转。款汇: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东北塘人民法庭,开户行:农行无锡市东北塘支行,帐号:651901040001415)。

三、田大柱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戴建君189129.61元(上述款项可汇至本院代转。款汇: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东北塘人民法庭,开户行:农行无锡市东北塘支行,帐号:651901040001415)。

四、驳回戴建君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380元由戴建君负担4370元,保险公司负担1740元,张国好负担1280元,田大柱负担2990元。戴建君同意其预交案件受理费由各被告直接给付,本院不再退回。各被告应负担的案件受理费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戴建君。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户名: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无锡城中支行,账号:1103020129200024805),上诉于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代理审判员   邹吟冰

                              人民陪审员   严露玮

 

 

                             二O一三年三月三日

 

                              书       张燕红


 

本案援引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八十四条   债是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在当事人之间产生的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享有权利的人是债权人,负有义务的人是债务人。
    
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履行义务

第一百零八条   债务应当清偿。暂时无力偿还的,经债权人同意或者人民法院裁决,可以由债务人分期偿还。有能力偿还拒不偿还的,由人民法院判决强制偿还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指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废生活辅助器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  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第二十六条  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碰撞机动车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赔偿责任。

第一百一十九条  本法中下列用语的含义:
    
(一)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
    
(二)车辆,是指机动车和非机动车。
    
(三)机动车,是指以动力装置驱动或者牵引,上道路行驶的供人员乘用或者用于运送物品以及进行工程专项作业的轮式车辆。
    
(四)非机动车,是指以人力或者畜力驱动,上道路行驶的交通工具,以及虽有动力装置驱动但设计最高时速、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符合有关国家标准的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电动自行车等交通工具。
    
(五)交通事故,是指车辆在道路上因过错或者意外造成的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事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二条    法庭辩论终结,应当依法作出判决。判决前能够调解的,还可以进行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一条   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调整的劳动关系和工伤保险范围的,不适用本条规定。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