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首页 » 优秀裁判文书 » 商事文书 » 正文

(2012)锡法商初字第0595号无锡某电镀有限公司与某保险公司锡山支公司财产损失保险合同纠纷民事一案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3-10-28 [ ] 浏览次数: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法院

 

       

 

                                                       (2012)锡法商初字第0595

 

原告无锡永发电镀有限公司,住所地无锡市洛社镇杨市工业园区。

法定代表人耿荣法。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锡山支公司,住所地无锡市锡山区东亭街道东亭南路8号。

代表人盛向阳。

原告无锡永发电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发公司)与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锡山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锡山支公司)财产损失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73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917日、1211日两次公开开庭审理。原告永发公司之委托代理人、被告人保锡山支公司之委托代理人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永发公司诉称:2011131日,永发公司作为投保人为该公司所有的一辆型号为奔驰S65AMG型轿车向人保锡山支公司投保了保险金额为3298000元的机动车损失保险及相应的不计免赔险,保险期间自201113112时起至201213112时止。201182615时左右,永发公司法定代表人耿荣法驾驶上述苏BQ8688号奔驰S65型轿车行驶至无锡市阳山镇阳山大道锡宜高速高架隧道内时,因隧道内有积水导致车辆被淹熄火,发动机进水受损。嗣后,永发公司因维修受损车辆而产生维修费用130万元,因人保锡山支公司对上述费用拒不履行赔偿义务,故请求法院判令人保锡山支公司立即支付保险金130万元。

被告人保锡山支公司辩称:1、导致本案涉保车辆发生车损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永发公司法定代表人耿荣法的驾车涉水行驶行为,该事故不属于保险人承保的保险事故范围;2、导致涉保车辆发动机受损的原因可能是发动机进水,但因发动机进水导致的发动机损害属于保险人的免责事项,保险人无需理赔;3、本案中的涉诉车辆并未投保针对发动机进水后损害的发动机特别损失险,故涉诉车辆因发动机进水后产生的车辆损失不能向保险人主张赔付。综上,请求法院驳回永发公司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

一、2011131日,投保人永发公司为该公司所有的一辆型号为奔驰S65AMG轿车向人保锡山支公司投保。投保单(正本)载明:被保险人为永发公司;被保险机动车暂未上牌,厂牌型号为奔驰(BENZS65AMG轿车;车架号为WDDNG7KB6BA380652;发动机号码27598260009038;承保险种为机动车损失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盗抢险、车上人员责任险、车身划痕损失险以及上述险种的不计免赔险等,其中车损险保险金额为3298000元;保险期间自201113112时起至201213112时止;保险合同由保险条款、投保单、保险单、批单和特别约定组成。合同签订后,永发公司按约缴纳了相应保险费。在投保单的“投保人声明处”载明:保险人已向本人详细介绍并提供了投保险种所适用的条款,并对其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包括但不限于责任免除、投保人被保险人义务、赔偿处理、负责等),以及本保险合同中付费约定和特别约定的内容向本人做了明确说明,本人已充分理解并接受上述内容,同意以此作为订立保险合同的依据,本人自愿投保上述险种。永发公司在该投保单投保人签章处盖章确认。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非营业用汽车损失保险条款》第四条载明: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因下列原因造成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失,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五)雷击、雹灾、暴雨、洪水、海啸。在第七条载明:被保险机动车的下列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十)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发动机特别损失险条款》中载明:保险期间,投保了本附加险的被保险机动车在使用过程中,因下列原因导致发动机进水而造成发动机的直接损毁,保险人负责赔偿:1、被保险机动车在积水路面涉水行驶;2、被保险机动车在水中启动;3、发生上述保险事故时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对被保险机动车采取施救、保护措施所支出的合理费用。永发公司对上述投保单及保险条款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保险条款第四条中因暴雨造成的机动车损失保险人应负责赔偿与保险条款第七条中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保险人不负责赔偿的条款内容间存在矛盾之处。因上述条款系格式条款,故应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的解释,人保锡山支公司不能免除保险赔付责任。

二、201182615时,永发公司法定代表人耿荣法驾驶牌号为苏BQ8688的涉保车辆行驶至无锡市阳山镇阳山大道锡宜高速高架下隧道时,因隧道中有积水,导致车辆被淹熄火。事故发生后,耿荣法立即向交警部门报案,当日,无锡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惠山大队对该事故出具第001452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耿荣法对该事故负全部责任。当日,永发公司向人保锡山支公司报案并由无锡德星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星公司)将事故车辆施救至该公司内。嗣后,永发公司委托德星公司修理事故车辆并产生修理费1304500元,其中更换受损发动机产生费用1256506.52元。庭审中,人保锡山支公司对永发公司因维修事故车辆产生上述维修费1304500元的事实无异议。2011927日,永发公司与人保锡山支公司共同委托南车戚墅堰机车车辆工艺研究所有限公司司法鉴定所对事故车辆发动机受损的原因进行鉴定,20111020日,该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一份,认定事故车辆发动机受损的原因是由于发动机进水或活塞表面积碳严重。庭审中,永发公司与人保锡山支公司均认可涉保车辆发动机损坏的原因是发动机进水。

三、人保锡山支公司为证明2011826日涉案事故发生当日的天气情况,提供了无锡市气象台出具的气象证明资料一份,该证明载明:无锡市2011826日零时至二十时,无降水天气出现,其中在164817110.0毫米的微量降水。夜间至上午八时,能见度为4000米,十四时至二十时,能见度为13000米至15000米。庭审中,永发公司与人保锡山支公司对于事故当日无锡地区无降雨,事故路段即无锡市阳山镇阳山大道锡宜高速高架下隧道中的积水系事故前日无锡地区的降雨造成的事实均无异议。但永发公司与人保锡山支公司对造成涉保车辆发动机进水后受损的原因存在争议,永发公司认为是事故前日无锡地区的暴雨导致了涉保车辆发动机进水后受损,即导致涉保车辆受损的“近因”是暴雨;人保锡山支公司认为导致涉保车辆发动机进水受损的“近因”是耿荣法于事故当日在事故路段驾车涉水行驶的行为,而非暴雨。

以上事实,有保险单、投保单、保险条款、事故认定书、维修账单、增值税发票、气象资料证明、行驶证、驾驶证、司法鉴定书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永发公司与人保锡山支公司之间签订的被保险人为永发公司的保险合同符合法律规定,合法有效。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本案中涉保车辆发动机进水受损是否因暴雨造成;二、本案中涉保车辆因发动机进水损坏所产生的损失,人保锡山支公司是否应承担保险赔偿责任。

关于争议焦点一,本院认为,本案中涉保车辆发动机进水受损并非因暴雨造成,而是因耿荣法驾驶涉保车辆涉水行驶的行为所造成,具体理由如下:1、永发公司与人保锡山支公司对于事故发生当日无锡地区并无降雨,事故路段隧道中的积水系事故前日无锡地区的降雨导致的事实均无异议,故本案中,涉保车辆在隧道积水中被淹、发动机进水受损并非是由于暴雨发生当时隧道内形成的积水所导致,而是由于耿荣法于事故当日在积水的隧道中驾驶涉保车辆涉水行驶的行为所导致;2、永发公司诉称,导致涉保车辆发动机进水受损的“近因”是暴雨。对此,本院认为,所谓近因,是指引起保险标的损失的直接的、最有效的、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它是导致保险标的受损的直接原因。我国保险法上的近因原则是指损失的发生必须与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事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只有当导致损失的近因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承保范围,保险人方才承担保险责任。本案中,事故隧道中的积水虽然是事故前日无锡地区的降雨所致,但该降雨导致隧道中积水的事实与事故当日耿荣法驾驶涉保车辆在积水隧道中涉水行驶的事实间并无必然的、直接的因果关系,而耿荣法驾驶涉保车辆涉水行驶的行为与涉保车辆被淹、发动机进水受损之间存在必然的、直接的因果关系,故本案中,导致涉保车辆发动机进水受损的近因是耿荣法的涉水行驶行为而并非是暴雨。

关于争议焦点二,本院认为,本案涉保车辆发动机进水损坏所产生的损失,人保锡山支公司无需承担保险赔偿责任,具体理由如下:1、如上所述,本案中导致涉保车辆发动机进水受损的最直接、最主要的原因是耿荣法的涉水行驶行为,而涉水行驶导致的被保险机动车辆损坏并不属于保险条款中约定的保险责任范围,故本案诉争事故本身不属于保险事故,保险人人保锡山支公司无需承担保险赔付责任;2、退一步讲,即使本案涉保车辆发动机进水受损的事故系暴雨造成,人保锡山支公司也无需赔偿,理由是:保险条款第四条第(五)项中虽然约定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因雷击、雹灾、暴雨、洪水、海啸造成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失,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但保险条款第七条第(十)项中载明: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带来的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上述第四条第(五)项属于约定保险责任范围的条款,而第七条第(十)项属于约定责任免除范围的条款。保险责任条款与责任免除条款间的逻辑关系是保险人与投保人对本属于保险责任范围内的部分责任所作的特别约定,使其被排除在保险责任范围之外,故上述条款间并不存在矛盾之处。具体来说,因暴雨造成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失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但因上述保险条款第七条第(十)项责任免除条款的存在,故暴雨造成的被保险机动车损失中,因发动机进水而造成的发动机损失被排除在外。保险人人保锡山支公司已就该责任免除条款向投保人永发公司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故该责任免除条款对被保险人永发公司产生法律效力。本案中,即使涉保车辆发动机进水受损系暴雨造成,人保锡山支公司也可依据上述责任免除条款不承担保险赔付责任。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二条、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永发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6500元,由永发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一份,上诉于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该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户名: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无锡城中支行,账号:1103020129200024805)。

 

                        

                                                            吕纯阳

                                                      人民陪审员  孙利明

                                                      人民陪审员  吴铭佳

 

 

 

                       二○一三年一月六日

                               

                                                              

 

 

                           本案援引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二条 本法所称保险,是指投保人根据合同约定,向保险人支付保险费,保险人对于合同约定的可能发生的事故因其发生所造成的财产损失承担赔偿保险金责任,或者当被保险人死亡、伤残、疾病或者达到合同约定的年龄、期限等条件时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商业保险行为。

第十七条 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
  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