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与法 » 正文

从执行不能到主动履行,距离有多远

时间:2018-08-08 [ ] 浏览次数: [ 打印 ] [ 关闭 ] [ 收藏 ]

从执行不能到主动履行,距离有多远

人们常说,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说审理是解决一件纠纷本质上“是什么”、裁判结果“为什么”的问题,那么执行就是通过“做什么”将一纸裁判落往实处,是维护司法尊严、守护人民权益的一件利器。恰逢“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胜之年,“执行”渐成法院工作重中之重。通过法院系统多年的努力,全社会已经形成对于“失信被执行人”的高压态势。不少被执行人在法院采取相应措施之后,能够迫于压力主动履行债务。

诸如我院于今年年初解决的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执行:

2015年10月,施某驾驶他人汽车在路口转弯时未注意路面情况,与驾驶电动车的郁某相撞,造成郁某一个八级伤残、两个十级伤残。郁某正值壮年,家有老小需要扶养,赔偿费用高昂。除去交强险和限额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仍有20万元需要施某个人赔付。

 

施某系湖北武穴人,生于1988年,本是而立之年却无正当职业。立案后执行人员第一时间进行了“四查”操作,可惜一无所获。更让申请人不解的是,案件审理时施某委托律师开庭后再没有露面,判决下达后更是玩起了失踪,再也联系不上。执行人员为寻找施某踪迹决定前往其湖北老家,在经历了火车转大巴、大巴转三轮的旅程之后,终于到达施某所在的山村。经与村委会工作人员沟通,了解到施某及其父母常年在外打工,村里房屋系其父亲所建,且长期无人居住。至此,执行人员用尽一切可用手段,只能得出施某无可供执行财产的结论。遂将施某列入“失信人员名单”,对其限制消费,并将执行过程详尽告知申请人。申请人亦感此案执行确实不易,认可执行人员所做努力,同意案件终结本次执行。

 

2018年临近春节,施某忽然打来电话联系执行法官,表示愿意出面解决与郁某的纠纷,但是经济确实困难,要求与申请人商谈。原来,施某在法院采取查封银行、支付宝、财付通账户,“列失信”、“限高”等一系列措施之后,作为一个手机不离身的年轻人,颇感生活不便。在与家人春节返乡后,村委会人员及时向其传达法院执行信息,敦促其履行,又让其感受到乡土社会的冷眼,于是联系法院主动履行。最终,施某付出7万赔偿款了结此案,案款来自于亲朋借款。

这个案件从被执行人查无财产执行不能到配合法院主动履行,历经整整一年时间。这一年,案件从茫然无着到峰回路转,申请人从期待落空到终获赔偿,相信躲在暗处的被执行人也经历了相当煎熬的一年。执行是有风险的,风险来自于执行难和执行不能。执行难,是指被执行人有财产、有履行能力,但因为种种原因执行不了的情形,诸如被执行人逃避执行下落不明,或转移隐藏财产,法院查控困难,又或者有关部门不配合,执行工作难以顺利开展等。而执行不能是指法院已经最大限度利用已有资源进行查控,并对被执行人采取限制高消费、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措施,极大限制被执行人的活动空间,但案件仍然执行无果的情形。最高院提出用两到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所针对的便是前一种类型的案件。本案的前半程便是属于执行不能的情形,施某名下无财产,且无转移财产的线索,只能以履行不能做终本处理。而主动履行显示了当前法院强有力的执行措施已在社会形成合力挤压“老赖”的生存空间,使得其权衡利弊得失之后站出来主动履行。从执行不能到主动履行,这中间是法院干警用臂膀搭起的桥梁。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